bet9九州登录欢迎您!
bet9九州登录 > 媒体合作 > 绿皮车变“网红” “最慢小火车”驶出的时代变迁

绿皮车变“网红” “最慢小火车”驶出的时代变迁

时间:2020-01-06

“山里有水库,有溶洞,有明清时的石头屋……真没想到在离城市这么近的地方就有如此美景。”“可乐罐”索性成立了一个名为“铁道游击队”的驴友俱乐部,主要活动就是依托7053次列车,探索沿途旅游路线。

大家本以为这趟小火车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不过乘客减少的情况却在近几年有了大幅改观。随着媒体的报道,最近,这辆最慢小火车成了网友们追捧的“网红”。

对村庄发展,对乡村旅游发展促进非常大,包括对老百姓促进以后,带动老百姓积极性非常高,参与度也非常高,游客数量以30%数量往上增加。

上车工作后不久,赵新华注意到,车上多了不少扛着大袋小袋农产品去城里卖的农民。

7053次列车自1974年开通运行,往返于山东淄博和泰山,全程184公里,共运行5小时49分,平均时速32公里,票价仅11.5元。这趟列车是山东省内国家铁路中最后一辆无空调绿皮车,也是时速最慢的火车。

图片 1

就像7岁的女儿离家前对赵胜建说的那句话:“爸爸,长大后我要回幽幽谷。”

新华社济南2月13日电 题:绿皮车摇身一变成“网红”——“最慢小火车”驶出的时代变迁

这是丹参,这是穿心龙,这是地皮斛,这是防风、沙参、黄芩,都是我自己挖的,都是野生的。

它曾是进出大山的唯一交通工具,是农产品、劳动力转换为家庭花销、孩子学费的“中间人”。

小火车虽然慢,但它的使命已经从最初的带山区百姓走出大山的“庄户列车”,变成了帮山区百姓脱贫致富的扶贫列车。

图片 2

年幼的王鹏第一次意识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与“一日三餐用辣椒酱就馒头”不同的生活方式。而读书,是他获得这种生活方式的唯一途径。2001年,王鹏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市重点高中。

旅客们,本次列车开往泰山,前方到站是南仇站,有在南仇站下车的旅客,请您提前做好准备。”随着三声鸣笛,7053次列车启动了,这辆平均时速仅有32公里的绿皮小火车,参加春运已经44年了。

图片 3

紧赶慢赶大半年,高考后王鹏收到了山东农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成了当年北牟村唯一的本科生。

“这辆车非常慢,慢到你能清晰地看到树枝上的野果,和田间劳作的村民。”说起这辆最慢绿皮小火车,列车长赵新华打开了“话匣子”。

近年来,我市集合各方力量,实行集中扶贫攻坚。文化和旅游部门依托这趟“驴友专列”,给沿线山村制定了旅游专线,向全国旅行社推介。农业和农村部门实行连片经济作物园区规划,吸引工商资本进山,开展山区农作物深加工助农帮扶。小火车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扶贫专列”,成为联系山区群众和外面世界的桥梁纽带。

“村村通公路”后,村民出行不仅可以选择公共汽车,私家车也开始出现在盘山公路上。与此同时,中国铁路进行了大规模电气化改造,速度更快、环境更舒适的新型列车逐渐取代了绿皮车。只是这一切,似乎都与7053没有关系,它依然和过去30年一样,“咣当咣当”晃悠在辛泰线上。

“呜呜呜……”

每天下午,从泰山返程的绿皮小火车都会经过南博山站,南博山中村村民谢秀美和姐妹们就会早早地赶来站前的小广场摆摊,返程的游客可以在这里捎上自己喜欢的土特产。随着近年来乡村旅游的大发展,乘坐7053次列车来到南博山站的驴友也是越来越多,这让村里的农副产品有了销路,也有了名气。

中郝峪村位于鲁山脚下,随着公路延伸到村里,当时已有少数户外爱好者来爬山或徒步。2005年,村委决定,村里拿出1万元,探索发展农家乐。换上干净的床单、被罩,简单整修卫生间和门窗,3家提供住宿、吃饭服务的农家乐就开张了。

绿皮车、慢节奏、慢生活,这些看似与时代脱节的标签,却让7053次列车有了与众不同的特质。“可能是我年纪大了,我这几年才知道有个词叫‘驴友’,很多‘驴友’慕名而来坐车,这让我没有想到。”

图片 4

“咣当”之中,镜头摇回1981年。在同样18岁的赵新华眼中,世界也全是新奇。整齐的矮背与木质座椅,拱形天花板,明亮的灯光,在那个自行车还是奢侈品的年代,7053次列车堪称豪华出行工具。父亲是铁路工人、自己从小在火车站旁长大,新列车员赵新华穿上制服,心中的自豪难以言表。

2000年以后,随着越来越多的农村通了公路,列车的乘客也变少了。“山区里通车了,有人家里还买上了小汽车,不少山区百姓外出打工了,很多时候,乘客多是老人坐车去城里看孩子,这些年来,列车的车厢也从原来的12节减到了8节,从8节减到了4节。”赵新华说。

图片 5

刚开始进庄户,驴友们老半天也遇不上一个人,更不用提能看到饭店。出来一天,食物和饮用水都得自带。好不容易碰上一两个留守老人,也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驴友们:“你们傻不傻,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赵新华告诉记者,随着高铁建设的提速,我国早已迈入时速两三百公里的高速铁路时代。而与之相比,这辆时速二三十公里的慢火车,成了见证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铁路发展的“活化石”。

博山区博山镇南博山中村村民 谢秀美:

2006年,赵东强的儿子赵胜建大学毕业,从威海回到中郝峪村。那时候,中郝峪村已是典型的“空心村”:常住人口剩下69位,几乎全是老人与儿童。2003年赵东强当上村支书时,村民年平均收入只有2060元。回村好几年,赵胜建都是唯一的青壮年。

“他们一下车看到铁路边,村民们卖的蔬菜、小米,散养的笨鸡,还有山鸡蛋,有人都挪不动腿,像看到宝贝一样。”蔡彬说。

图片 6

若在农村卖,地瓜最多2角钱一斤;送到城里则能卖到四五角钱一斤。以1000斤地瓜算,多卖出的二三百元不是小数目。家里的花销、孩子的学费,就都有了着落。

那时,每年春节前后,很多村民背着山货进城卖,山货卖出去了,家里一年的生活就有了着落。当时列车有12节车厢,乘客络绎不绝,被乡亲们亲切地称为“庄户列车”。

图片 7

寒露之后,正是北牟村收获的时候。村民康成德家的院子里堆满了沾着泥土的地瓜。他的3个子女趁着周末,从城里回来帮着“出地瓜”。如今这些地瓜有相当一部分是用来送给亲朋好友的,但在1980年,把地瓜卖出去则意味着一年的收入。

新华社记者邵鲁文

图片 8

“可乐罐”心里念叨着:“你们这儿,可遍地都是金子啊。”

“我现在还记得,20多年前,南博山有位70多岁的老人经常背着20多斤的酸枣,坐火车去外面的大集,为的就是1斤酸枣比在当地多卖4毛钱,20斤酸枣可以多卖8块钱。”赵新华说,因7053次列车途经山区,上世纪90年代山区交通很不方便,这个小火车成为山里百姓出山、进城唯一的交通工具。

图片 9

通往大山外的唯一纽带

“现在什么都讲究快,但这辆小火车的慢吸引了我。不光是我,很多年轻人都是在网上看到新闻后专程过来的。”浙江“驴友”蔡彬告诉记者,被这辆“网红最慢小火车”吸引来的不在少数。记者在列车上看到,不少游客上车后从淄博博山的源迁站下车,进入山区旅游,山区的农产品因此受到很多“驴友”欢迎。

图片 10

图片 11

今年春运,是55岁的列车长赵新华的最后一次春运,常年坚守在岗位一线,让她有些疏忽了对家人的陪伴,虽然对家人有愧疚,但是一想到山区的百姓,赵新华就感到很值得。

现在这趟绿皮小火车上,每年运送乘客近40万人次,其中60%以上的都是游客。而我市10个重点贫困村中,有7个都在这趟列车的沿线,其中就包括南博山站所在的博山区博山镇南博山中村。

高铁时代,一趟平均时速32公里的绿皮车,还在鲁中山区每日往返着。

图片 12

王鹏大学毕业后考上了公务员,并在泰安安了家。父亲王士满平时在村里处理公务,周末则去泰安看望3岁的孙子。

图片 13

似乎是突然间,4节车厢的7053次列车又变得人挤人了。为了增加运力,加挂一两节车厢成了常事。如今,光是“铁道游击队”的成员就超过了3000人。

每天早上6点52分,7053次列车从淄博站准点出发,它共有四节车厢,报站靠人工,上车再买票。从淄博站到泰山站,线路总长184公里,列车平均时速30公里,单程运行时间近六小时,票价从一元到五元不等。最初,这趟慢悠悠的小火车是作为铁路职工的通勤车,后来铁路沿线村庄的百姓赶大集、走亲戚,也都会乘坐这趟车,大家伙都管它叫做“庄户列车”。

有路了,信息畅通了,机遇也随之来了。王士满凭着年轻时在建筑工地学来的知识,召集村里劳动力接起了基建工程。似乎是一夜之间,王家有钱了。

图片 14

不过,32岁的王鹏还是喜欢回老家。习惯了城市里的快节奏,登上7053次列车就像登上了时光机。看着身边的妻儿,听着邻座拉家常的声音,在泰安生活了10多年的他,总会觉得农村才是自己的心灵的倚靠。

2017年7月由中共淄博市委宣传部组织的“乘绿皮车 看齐长城 精准扶贫 媒体在行动”系列活动启动,全面聚焦绿皮小火车沿线的15个优美古村落,向公众集中推介了这些贫困村的旅游资源,为当地特色农产品打开了销售渠道,也让山村群众脱贫致富信心满满。

——题记

图片 15

中郝峪村的乡村旅游业开始以法人身份,登上市场经济舞台。

图片 16

赵东强是第一批进城务工的人之一,在建筑工地卖过力气、在化工厂打过工,有本钱后开过织布厂、食品厂。到2003年,他已是手下有150人的工程队老板。更多的人则在新兴的市场经济需要的各个工种间辗转:泥瓦匠、电焊工、铝合金工、仓库保管员……限于文化程度普遍较低和城乡二元体制,他们在城市工作,却一直不属于城市。连赵东强,也始终没有举家迁出中郝峪村。

当地来说不稀罕,坐火车来旅游的都很稀罕,城里找不到这样的好东西。风景好,水好,这土也好,他们就都来这里买啊。

1981年,赵新华在7053次列车上工作。当时,列车还靠蒸汽机牵引。

博山区中郝峪村悠悠谷旅游有限公司总经理 赵胜建:

当时,火车还靠蒸汽机牵引,每进入隧道,燃烧产生的废气就会从窗户钻入车厢内。列车全程总共要穿过22条隧道,“味道是真难闻。”55岁的北牟村村民王士满是这趟车的“元老级”乘客。

2017年以来,由淄博开往泰山的7053次绿皮小火车因其慢行、休闲、惠民以及我市依托其开展的铁路沿线精准扶贫工作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国家省市新闻媒体及各大网媒纷纷报道,绿皮小火车成为了“网红”,也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旅客专程前来体验。人流、物流、信息流的交汇,打造出了产业扶贫、旅游开发和品牌建设“三位一体”的精准扶贫淄博模式。

但作为山区与外界交通的唯一纽带,7053次列车在山里人心中有很重的分量。王士满的儿子王鹏出生于1986年,在他的童年,每天两次去看火车,是他与玩伴们重要的乐事。

图片 17

“咣当”之间,赵新华也由乡亲们口中的“闺女”,变成了“大姐”“阿姨”。今年3月底,跑完最后一趟车,55岁的赵新华退休了。她终于也有时间当一次7053次列车的乘客,去山里做一次驴友。

7053次列车给大山里的村民带来了便利和活力,但交通不便、运力不足,依然限制了农村的发展。

博山区博山镇南博山中村村民 谢秀美:

人走了,列车空了

图片 18

刚开始,大多村民都等着看笑话,“穷乡僻壤,谁会到咱这儿来?”一年后,3户人家回本赚钱;又一年后,40余户加入其中。

图片 19

图片 20

现在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一个扶贫列车了,游客逐年增加,以前一天有个几十人,现在到了几百人,就这一个站,包括其它的站还有,一天都有上千人的。

上一篇:市民政局赠送党员政治生日贺卡激励不忘初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