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登录欢迎您!
bet9九州登录 > 媒体合作 > 让餐饮业告别“最低消费”

让餐饮业告别“最低消费”

时间:2020-01-06

餐馆设置最低消费“痼疾”何时能清除?

  近期,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组织暗访调查了100家餐馆,发现近半数餐馆仍设置最低消费,包间最低消费收费幅度由100多元到数千元不等,具体形式也五花八门。

设置最低消费,强制消费者消费超出其实际需要的餐饮,既侵害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公平交易权,涉嫌强制消费近期,广东省消委会组织暗访调查了100家餐馆,发现近半数餐馆仍设置最低消费,包间最低消费收费幅度由100多元到数千元不等,具体形式也五花八门,如一些餐馆根据包间大小、景观等分别设计“低消”标准。

在北京工体西门的一家餐馆,6人的包间最低消费为2000元,10人的则为4200元;在北京建国门外大街的一家餐馆,最低消费为1200元,包间外加15%的服务费;在广州天河区珠江新城华夏路的一家餐馆,包间最低消费为3500元……

  餐饮最低消费问题由来已久。当前,最低消费已不局限于高档中餐馆,西餐厅、火锅店等也有涉及。一些餐馆虽然取消了最低消费,但取而代之的是包间费、茶位费、指定消费高价菜、限制特价菜消费、提高菜式价格等各种方式。

最低消费;餐饮企业;选择权;餐饮行业;收费行为

早在2014年11月,商务部、国家发改委就联合颁布了《餐饮业经营管理办法》,明确规定“禁止餐饮经营者设置最低消费”,这意味着最低消费问题有了明确的约束。但《工人日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办法》出台近4年来,餐馆违规设置最低消费现象依然较为普遍。此外,一些餐馆虽然取消了最低消费,但取而代之的是收取其他各式各样的包间费用,名目繁多。

  设置最低消费,强制消费者消费超出其实际需要的餐饮,既侵害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公平交易权,也违背了国家大力倡导的绿色消费理念。《关于厉行节约反对食品浪费的意见》明确提出,餐饮行业不得设置最低消费额;《餐饮业经营管理办法(试行)》也明文规定,“禁止餐饮经营者设置最低消费”。相关文件为餐饮业最低消费问题作了明确定性及制度约束,体现了广大消费者的殷切期待。但是,这次广东省消委的调查显示,一些地方的餐饮行业并没做出实质性改变。

设置最低消费,强制消费者消费超出其实际需要的餐饮,既侵害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公平交易权,涉嫌强制消费,同时也违背了绿色消费等消费理念。餐饮企业要守法经营,规范定价,确实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行业协会要积极推动行业自律,制定行规公约,有效制止各种乱收费行为

设置最低消费情况普遍

  餐饮企业要守法经营、规范定价,切实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餐饮场所改收包间费、高价茶位费、套餐费等其他费用,虽然法律没有禁止,但必须公道、合理定价,并尽到主动、全面、准确告知的义务,充分尊重消费者的选择权,保障消费者明明白白消费,否则也可能侵犯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等权益。

近期,广东省消委会组织暗访调查了100家餐馆,发现近半数餐馆仍设置最低消费,包间最低消费收费幅度由100多元到数千元不等,具体形式也五花八门,如一些餐馆根据包间大小、景观等分别设计“低消”标准。

餐饮行业存在的一些乱收费问题长期困扰着消费者,其中设置最低消费问题尤为突出。记者近日在北京调查发现,不少餐馆都存在包间设置最低消费的问题,王府井东街附近的一家餐馆甚至还表示包间人均最低消费500元。

  执法监管是规范市场的根本,有关部门要积极亮剑,不能让最低消费成为餐饮行业“痼疾”。但一些地方由于相关部门执法监管力量薄弱,缺乏有效执法检查,监管难以覆盖数量庞大的各类餐饮主体,一些违法违规问题不能得到及时查处,久而久之,发展成为普遍现象。所以,有关部门要不断加大监管执法力度,定期组织执法检查,及时惩戒违法行为,加大商家违法成本,形成违法警诫效应,逐步规范并净化餐饮行业市场。

餐饮最低消费问题由来已久。当前,最低消费已不局限于高档中餐馆,西餐、火锅店等均有涉及。虽然不少餐馆取消了最低消费,但取而代之的是其他各式各样的费用,包括包间费、指定消费高价菜、收取高额茶位费、限制特价菜消费、提高菜式价格,等等。

据了解,最低消费设置形式五花八门,如一些餐馆根据包间大小、景观等分别设计最低消费标准。中餐、西餐、料理、泰国菜馆等均有涉及。

  同时,社会各界也应共同为打造友好和谐餐饮消费环境发挥作用。行业协会要积极推动行业自律,制定行规公约,有效制止各种乱收费行为;消费者组织和媒体要发挥社会监督作用,大胆揭露并监督“低消”等乱收费行为,持续开展消费教育和宣传。尤其是广大消费者要增强权益意识,发挥“用脚投票”的作用,主动抵制最低消费,及时向主管部门举报,倒逼餐饮企业主动整改。惟其如此,消费者“舌尖上的选择权”才能得到切实有效的保障。

设置最低消费,强制消费者消费超出其实际需要的餐饮,既侵害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公平交易权,涉嫌强制消费,同时也违背了绿色消费等国家大力倡导的消费理念,特别是与2014年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厉行节约反对食品浪费的意见》精神相悖。

这种情况不只是北京有。近日,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针对最低消费等消费者最为关切的餐饮收费问题,抽样调查了省内100家餐馆,结果发现有47家设置了最低消费门槛,占比接近五成。而包间最低消费收费幅度由100多元到数千元不等,最高达5000元。人均最低消费变化幅度则从80元到600元不等,最高人均标准甚至超过了部分餐馆的包间最低消费。

  

2014年11月份商务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颁布《餐饮业经营管理办法》,明确规定“禁止餐饮经营者设置最低消费”,这意味着“低消”问题有了明确定性及制度约束,广大消费者对摆脱“低消”困扰充满期待。但是,这次广东省消委的调查显示,一些地方的餐饮行业并没有实质性改变。

此外,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的调查还发现,一些餐馆虽然取消了最低消费,但取而代之的是收取其他各式各样的费用,名目繁多。主要有以下5种:一是收取包间费;二是指定消费特定套餐、茶点,一般为高档或高价菜品;三是收取比大厅更高的茶位费;四是不能享受特价菜;五是菜式价格比大厅贵。部分餐馆同时存在上述两种或以上行为,有的餐馆还加收服务费。

  《 人民日报 》

餐饮场所改收包间费、高价茶位费、套餐费等其他费用,虽然法律没有禁止,但必须公道、合理定价,并尽到主动、全面、准确告知的义务,充分尊重消费者的选择权,保障消费者明明白白消费,否则也可能侵犯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等权益。

上一篇:公门里面好修行,水浒第一位好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