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登录欢迎您!
bet9九州登录 > 网上法院 > 长江千里水云阔 绿色发展谱新篇

长江千里水云阔 绿色发展谱新篇

时间:2019-12-09

“长江千里,烟淡水云阔”,美丽丰饶的长江水道孕育了绵延数千年的华夏文明,自古就是江山如画、经济繁荣的代指。然而,曾几何时,我们的母亲河病了:流域生态功能退化严重,岸线、港口乱占滥用,污水废水源源不断……

——写在习近平主持召开第一次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三周年之际

“长江千里,烟淡水云阔”,美丽丰饶的长江水道孕育了绵延数千年的华夏文明,自古就是江山如画、经济繁荣的代指。然而,曾几何时,我们的母亲河病了:流域生态功能退化严重,岸线、港口乱占滥用,污水废水源源不断……

“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2016年1月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大声疾呼,“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从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铿锵有力的话语为母亲河新发展指明新航向。

时光荏苒,转眼三年过去了。如今,长江沿线各省市正呈现出空气新、环境美、百姓富的崭新格局。

铁拳治污 “一盘棋”共抓大保护

习近平指出:“要优化已有岸线使用效率,把水安全、防洪、治污、港岸、交通、景观等融为一体,抓紧解决沿江工业、港口岸线无序发展的问题。”长江生态修复刻不容缓,沿江各省市纷纷行动起来,整治岸线,清零化工,出铁拳治沉疴。

曾经,长江湖北宜昌段200多公里的岸线上,分布着总长上千公里的沿江化工管道,并形成宜昌第一个产值过千亿元的产业。2016年,宜昌痛下决心,向“化工围江”宣战:沿江一公里范围内化工企业3年全部“清零”。

湖北整治长江岸线的行动声震全国。一年里,长江干线367座非法码头被坚决取缔,一批码头规范提升,腾退岸线143公里。又一年,完成整治的码头全部复绿,面积达565万平方米,岸绿水净的景色重现长江。

不止湖北,重庆全市坚决禁止在长江干流及主要支流岸线1公里范围内新建重化工项目,严禁在5公里范围内新布局工业园区,守好产业准入“绿色门槛”。

“我们对安全风险高、环境问题突出的项目,一票否决,必须从源头上控制环境风险。”重庆市长寿经开区环保局副局长熊彬表示。3年来,长寿累计拒绝总投资165亿元的17个项目入园,关停了18个距离江岸一公里范围内的化工项目,大力推动22家化工企业“退城入园”。

“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长江上中下游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因此,党中央多次强调,长江经济带的各个地区在发展过程中一定要从整体出发,树立“一盘棋”思想,共抓大保护。

2012年,安徽和浙江两省在新安江流域实施全国首个跨省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历时6年交出满意答卷,新安江成为全国水质最好的河流之一。

以邻为镜,2016年12月,长江中游的江西、湖南、湖北三省签署协议,建立省际协商合作机制,合力抓好湖泊湿地管理保护、生态修复,共同将长江中游建成长江经济带生态文明先行区。

2017年6月,在重庆召开的首届长江上游地区省际协商联席会议上,重庆、四川、云南、贵州四省市审议通过《长江上游地区省际协商合作机制实施细则》。

2018年2月,云南、贵州、四川三省正式签署赤水河流域横向生态补偿协议,以保护素有“美酒河”之誉的长江上游支流赤水河。

从“下禁令”“立规矩”到“大保护”“一盘棋”,长江经济带沿江各省市日渐呈现出生态美、百姓富的新样貌。

腾笼换鸟 新动能引领新发展

长江经济带全长6300公里,流经上海、江苏、浙江等11省市,在生态保护方面至关重要,在中国经济盘子中的分量更是举足轻重。

长江经济带各省份经济总量占比长期超过全国的40%。2018年上半年,11个省市中有10个经济增长表现优于全国6.8%的增速,其中贵州、云南、江西等7个省份跻身全国增速前十,组成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方阵”。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不是不要大的发展,而是要立下生态优先的规矩,倒逼产业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为新动能发展创造条件、留出空间,进而致力于培育发展先进产能,增加有效供给,加快形成新的产业集群,孕育更多吃得少、产蛋多、飞得远的好‘鸟’,实现腾笼换鸟、凤凰涅槃。”习近平用生动的譬喻为长江经济带在改革新时期的发展指明方向。

破“旧”立“新”迅速成为长江经济带各省市的发展共识。依托地区优势资源,各地纷纷加速旧产能淘汰更新,发力培育经济发展新引擎。

——以“绿色GDP”为发展关键词,贵州近年吸引苹果、华为等公司相继落户,快速崛起为全球大数据存储基地。

——依托芯片、网络安全、下一代汽车和航天四大产业生态圈,新“武汉造”正崛起发力。

——湖南湘江新区智能系统测试区,中车时代的“智慧公交”,在切换为无人驾驶模式时,依然能以27公里的时速平稳运行。

——浙江则把重点放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在内的数字经济。2018年上半年,浙江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实现增加值2348亿元,同比增长14.7%。

“不饱食以终日,不弃功于寸阴。”同样与时俱进,让人欣喜的转变来自长江沿线居民的观念。

云南省华坪县兴泉镇兴文村村民刘光亮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他承包的1000多亩黑煤矿山种下的芒果树已有部分挂果,预计2018年有200多万元的收入。“我们不能再破坏生态,吃子孙的饭了”,和刘光亮同村的吴朝顺也放弃干了26年的煤矿生意,转型发展芒果加工产业。

江西省武宁县长水村,村民卢咸成放下砍刀,拿起厨刀,照样致富。卢咸成告诉记者:“我们在家谱里加了八个字——‘尊重自然,保护环境’,现在村里都干起了农家乐,环境好也能致富。”

久久为功 坚持一张蓝图干到底

2018年4月26日,习近平再次就长江经济带发展召开座谈会,明确提出新形势下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正确把握的5个关系: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总体谋划和久久为功、破除旧动能和培育新动能、自我发展和协同发展的关系。“努力把长江经济带建设成为生态更优美、交通更顺畅、经济更协调、市场更统一、机制更科学的黄金经济带”。

久久为功,方能成功。长江经济带覆盖11省份6亿人口,是我国经济重心所在、活力所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

在严守生态红线和底线的基础之上发力提高长江运输效率。传统的以长江黄金水道为主的水运交通,正日渐成长为水、陆、空立体交通体系,一条绵延2800多公里的“水上高速公路”已初成规模,通江达海。

江苏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内一片忙碌,已全线贯通的长江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能容纳更大吨位的全球货船。

连接重庆和浙江宁波的渝甬铁海联运班列开通,全程运行时间仅需57个小时,而此前沿水路运送货物到长三角至少要半个月以上。

有“万里长江第一港”之称的云南省昭通市水富港正在进行扩能改造,运输车辆进进出出,机器设备轰鸣。从这里起航出滇入川,沿金沙江顺长江行驶,即可抵达上海,是通江达海、饮马长江的水运枢纽。

为协调经济发展、统一市场,用更科学的机制统筹并服务长江经济带长远发展。2018年春节前夕“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投入使用。浙江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华毛风趣地说:“感觉现在可以给自己贴个标签,那就是‘长三角人’!”

长江流域自古土肥水美,有良田万顷,五谷皆宜;多年来经济发达领跑全国,积累了雄厚的工业产业基础;更兼风光无限好,代有人才出,国人对长江流域的发展有着特殊的感情。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对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要意义。

长江如虹贯,日夜奔流。汇聚绿色发展新动能,古老的母亲河正在谱写新乐章。

责任编辑:王伟

滚滚长江水,孕育了绵延数千年的中华文明,见证着中华民族走向复兴和永续发展的伟大征程。 2018年4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武汉主持召开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为新时代中国擘画发展新坐标—— “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要加大力度”“使长江经济带成为引领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生力军”。 新的号角已经吹响。

“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2016年1月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大声疾呼,“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从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铿锵有力的话语为母亲河新发展指明新航向。

图片 1

时光荏苒,转眼三年过去了。如今,长江沿线各省市正呈现出空气新、环境美、百姓富的崭新格局。

新时代航道上,长江经济带发展方向更明确、路径更清晰 入暑后,一辆辆满载游客的大巴开进浙江丽水遂昌县茶树坪村。尽管距离县城50多公里,但这个海拔超过1000米的小山村,因其良好生态吸引了大量游客。 曾几何时,生活在世外桃源般的环境,微薄的收入却让茶树坪村村民愁眉不展:“绿水青山是有了,怎么才能变成金山银山?” 后山3万亩杜鹃花打开了大家的思路:开农家乐、办“杜鹃花节”、种植生态稻米……“去年全村旅游综合收入1600多万元,人均收入将近15000元,比原来翻了三倍。”茶树坪村党支部书记黄久富说。 茶树坪村,是丽水市努力把绿水青山蕴含的生态产品价值转化为金山银山的缩影。在对生态的坚守中,这个曾经的“后发地区”实现生态环境指数连续14年浙江省第一;去年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072元,同比增长9.8%,增速连续9年领跑全省。 让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在生态保护中实现经济发展—— 这是时代摆在中华民族母亲河面前的新课题。 千百年来,长江以水为纽带,连接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形成经济社会大系统,构成独有的自然生态屏障; 改革开放40年,沿江省份经济快速增长,以约20%的国土面积支撑起超过全国45%的经济总量、涵养了40%以上的中国人口。一条横贯东中西、辐射南北方的经济增长带迅速崛起。 然而,经过长期高速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面临一系列瓶颈制约和矛盾挑战: 下游是经济最发达的长江三角洲,中上游还有三峡库区、中部蓄滞洪区和7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突出,脱贫攻坚任务繁重; 流域生态功能退化严重,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到了最差的“无鱼”等级,沿江产业发展惯性较大,污染物排放基数高,岸线、港口乱占滥用,流域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如同广袤中国的缩影,困扰长江的问题,也代表着中国经济发展遭遇的瓶颈制约;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突围”,将为中国经济向高质量发展转变探索一条路径。 “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关系国家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对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要意义。” 2018年4月26日,武汉,习近平总书记为新航程上的长江经济带发展开出药方。 这是继2016年1月在长江上游重庆召开座谈会后,由习近平总书记亲自主持召开的第二次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 从推动到深入推动、从重大区域发展战略到关系国家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方向、目标、思路更加清晰—— 正确把握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的关系,全面做好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修复工作; 正确把握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的关系,探索协同推进生态优先和绿色发展新路子; 正确把握总体谋划和久久为功的关系,坚定不移将一张蓝图干到底; 正确把握破除旧动能和培育新动能的关系,推动长江经济带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正确把握自身发展和协同发展的关系,努力将长江经济带打造成为有机融合的高效经济体。 “把脉问诊、开方施治。”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吴晓华说,为新时代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指明了正确方向,擘画了实践路径。 理念转变中,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两大“考题”正同步作答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是不是就不要发展? 追赶发展阶段,“环境代价还是得付”,是不是唯一答案? 环境治理修复,投入资金多、难度大,见效却没那么明显,是不是就不做了? 改变发展路径,先要转变发展理念。 楚源集团下属子公司湖北华丽染料工业有限公司门口,一块电子屏上显示着化学需氧量、氨氮、pH值等废水检测项目实测值,向社会亮出坚决治污、排放达标的决心。 2016年,因向长江偷排污水等问题,楚源集团及其下属公司被环保部门处以高达2700万元的长江流域史上最大环保罚单。此后,上市计划泡汤、长时间停产整顿……企业陷入创建30多年来的最大困境。 停产整顿期间,楚源集团投入上亿元购买先进设备、优化生产工艺、扩建污水处理厂;并于复产后针对问题持续整改。“化不利因素为有利因素,让环保成为企业的竞争力和生产力。”楚源集团董事长杨鹏说。 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不仅是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更是推进现代化建设的重大原则; 生态环境保护,归根到底取决于经济结构和经济发展方式,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内涵和关键标准。 “要实现生态产品所蕴含的巨大价值,首先要从理念上正确把握生态保护和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光保护不发展是缘木求鱼,而光发展不保护是竭泽而渔。实际上,发展和保护是辩证统一、相互促进的。”丽水市遂昌县县长沈世山说。 承载着发展理念的深刻转变,一系列扎实有效的行动相继落地—— 湖北宜昌,一场力破“化工围江”的自我革命正在推进,这个工业大市计划到2020年陆续关、转、搬134家化工企业,实现沿江1公里范围内化工企业全部“清零”; 江西省将非法码头整治成效纳入市县高质量发展绩效考核,明确2020年底前将全部完成赣江、信江高等级航道和鄱阳湖沿岸的非法码头整治工作; 贵州和重庆协同推进长江上游流域生态保护与生态修复,推进乌江等跨境流域共建共保,加强沿江涉磷工矿企业污染治理; 三峡集团开展长江经济带城镇污水治理试点,试点城市九江、岳阳、宜昌等首期项目开工建设; 累计拆除1254座非法码头并进行生态复绿,全面完成非法码头整治; 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区域面积共55.38万平方公里,约占长江经济带国土面积的27%……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一系列“断腕”“布新”之举给长江带来新气象—— 今年上半年,长江经济带优良水质比例为74%,比2017年提高0.1个百分点;劣V类水质比例为2.4%,比2017年下降0.6个百分点。 生态好转的同时,经济发展的步伐更加强劲。两年多来,长江经济带沿线省市经济增速总体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今年一季度,全国有8个省份经济增速超过8%,贵州、云南、江西、四川、安徽、湖南等长江经济带沿线省份占有6席。 “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相得益彰,并不矛盾。”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说,经济发展最终是为了人的全面发展,而人与自然和谐是全面发展的题中应有之意。 深刻变革中,一条高质量发展的道路必将越拓越宽 长江上游支流赤水河,发源于云南境内,流经贵州,在四川境内汇入长江,是国内唯一一条未被开发的长江支流,生态价值弥足珍贵。 今年2月,云南、贵州、四川三省签署协议,按照1:5:4共同出资2亿元设立赤水河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基金,分配比例为3:4:3。为三省共同守护一江清水建立了机制保障。 6300公里的长江,奔流不息的长江水,涵养着上中下游十余个省区市,连接着水、路、港、岸、产、城等多方面。 但鲜明的行政区域经济特征,制约整个流域协调发展:下游生态依赖于上游保护,但上游生态投入和产业错配在财力上如何平衡?“九龙治水”效率低下、难成合力,怎样“破题”?产业结构同质化严重,能否解决? 问题导向,制度先行。在长江经济带发展顶层、中层设计基本完成的基础上,近期一系列制度设计向“深水区”发力—— 建立健全长江经济带生态补偿与保护长效机制的指导意见印发实施,沿江各省省内横向生态补偿机制正研究建立; 长江经济带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已征求沿江省市和相关部门意见,正在抓紧修改完善; 在浙江、江西、贵州、青海等地开展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 加快推进长江保护法立法进程…… 在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中强化利益共识,沿江省市协同发展体制机制不断创新完善—— 下游,《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聚焦交通、能源、环保等领域,明确30多项重点合作事项,2018年度长三角区域创新体系建设工作计划和长三角科技合作三年行动计划同步推出; 中游,赣湘鄂三省政府签署宣言,合力抓好湖泊湿地管理保护、生态修复和科学利用; 上游,四川、重庆联合签署深化合作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行动计划和12个专项合作协议…… “生态利益补偿机制、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等领域的突破,将让长江经济带成为真正的有机主体。”吴晓华说。 以大改革带大开放,以大开放促大改革。 今年年初,连接重庆和浙江宁波的渝甬铁海联运班列开通,全程运行时间仅需57个小时,而此前沿水路运送货物到长三角至少要半个月以上。 通过与中欧班列有机连接,渝甬班列成为长江上游以铁铁联运方式向东连接出海口、向西直抵欧洲的一条新的国际物流大通道。 黄金水道联通“一带一路”,上海、浙江、湖北、重庆、四川自贸试验区改革试点持续推进,为全面开放新格局不断注入新动力; 新型城镇化和乡村振兴协调推进,城乡二元结构体制机制障碍加快消除; 传统动能加快升级、新动能不断成长…… 这是一场攻坚战,突破利益藩篱、构建长效机制,激发内生动力、培育创新活力,长江经济带发展在攻坚破障中引擎越来越强; 这是一场持久战,既要做好顶层设计,一张蓝图干到底;又要坚守“功成不必在我”的境界和坚持“功成必定有我”的担当,长江经济带发展稳扎稳打、步步推进。 踏上发展新航程,中华民族母亲河,必将焕然一新,成为引领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生力军。

铁拳治污 “一盘棋”共抓大保护

习近平指出:“要优化已有岸线使用效率,把水安全、防洪、治污、港岸、交通、景观等融为一体,抓紧解决沿江工业、港口岸线无序发展的问题。”长江生态修复刻不容缓,沿江各省市纷纷行动起来,整治岸线,清零化工,出铁拳治沉疴。

曾经,长江湖北宜昌段200多公里的岸线上,分布着总长上千公里的沿江化工管道,并形成宜昌第一个产值过千亿元的产业。2016年,宜昌痛下决心,向“化工围江”宣战:沿江一公里范围内化工企业3年全部“清零”。

湖北整治长江岸线的行动声震全国。一年里,长江干线367座非法码头被坚决取缔,一批码头规范提升,腾退岸线143公里。又一年,完成整治的码头全部复绿,面积达565万平方米,岸绿水净的景色重现长江。

不止湖北,重庆全市坚决禁止在长江干流及主要支流岸线1公里范围内新建重化工项目,严禁在5公里范围内新布局工业园区,守好产业准入“绿色门槛”。

“我们对安全风险高、环境问题突出的项目,一票否决,必须从源头上控制环境风险。”重庆市长寿经开区环保局副局长熊彬表示。3年来,长寿累计拒绝总投资165亿元的17个项目入园,关停了18个距离江岸一公里范围内的化工项目,大力推动22家化工企业“退城入园”。

“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长江上中下游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因此,党中央多次强调,长江经济带的各个地区在发展过程中一定要从整体出发,树立“一盘棋”思想,共抓大保护。

2012年,安徽和浙江两省在新安江流域实施全国首个跨省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历时6年交出满意答卷,新安江成为全国水质最好的河流之一。

以邻为镜,2016年12月,长江中游的江西、湖南、湖北三省签署协议,建立省际协商合作机制,合力抓好湖泊湿地管理保护、生态修复,共同将长江中游建成长江经济带生态文明先行区。

2017年6月,在重庆召开的首届长江上游地区省际协商联席会议上,重庆、四川、云南、贵州四省市审议通过《长江上游地区省际协商合作机制实施细则》。

上一篇:科学调查显示三江源地区“风吹雪”较为严重 下一篇:没有了